欢迎进入币游官网(币游国际官网),币游官网:www.9cx.net开放币游网址访问、币游会员注册、币游代理申请、币游电脑客户端、币游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首页财经正文

欧博手机版:许善达:中国经济要赶上或者超过美国,信息技术是一个重要标志

admin2021-12-0825


  2021年12月7日,由和讯网主办的2021财经中国年会暨第19届财经“jing”风云榜《2022竞逐富与强》盛大开启。联办财经研究院专家、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发表《信息资本重构全球资本格局》主题演讲。

  他表示,从世界经济格局的塑造和驱动系统的演变来看,大国兴衰和财富变迁深受三段历史时期中的三种资本运作方式支配影响,并〖bing〗且当前信息资本已经主导了金融资本和工业资本,我国经济要赶上或者超过美国,信息技术将是一个重要标志。

  首先是工业资本阶段,许善达指出,在工业革命开始以后,化石能源替代了人力和畜力,机械的发明改变了生产力的动力系统,工业资本应运而生并与劳动「dong」力构建了新型的生产关系,社会财富急剧增长,同时,许善达强调,资本的稀缺性和劳动供过于求也导致了资本获得的红利要《yao》远远大于劳动。

  其次是金融资本阶段,在许善达看来,二战以后,美国在不同历史时期分别以黄金美元、石油美元、金融衍生产品美元作为工具,在全球获取巨额的美元铸币税,促使金融资本主导工业资本,华尔街成为美国金融资本的代表实现了对全世界资本的控制,导致实体工业资本只能依靠金融资本并且所得红利日益缩小。

  当前是信息资本阶段, 许善达认为,在信息技术发展和积累初期,美国由于半导体技术的突破,先后迫使日本屈服、拖垮苏联,信息技术的创新运用开始演化成信息资本,在工业资本、金融资本之后,当前信息资本已经进入了主导的位置,信息领域已经得到发达国家最高层决策者的重视。

  在国外,特斯拉依靠信息技术的发展,导致其信息资本的市场估值比它帐面价值要高很多倍;在国内,随着众多互联网企业的不断涌现,信息资本加速发展,资产增速已远超原来的工业资本和金融资本,但原创技术和信息资本依然和美国有一定差距,即便是原创技术发展比较好的华为,也面临着被“卡脖子”的压力。

  根据许善达观察,中国经济要赶上或者超过美国,一定要避免战略误判,信息技术是一个重要标志。他认为我们应该把握人类生产力发展规律、信息技术发展方向,调整经济发展战略跟上发展浪潮,鼓励信息技术发展,综合把科研单位、企业、社会力量等资源整合起来,促进信息技术的提升和信息资本的扩张。

  同时,许善达指出,我们应该深入研究在美国信息资本主导的(de)全球化的格局里中国该怎么样发展原创的信息技术、扩‘kuo’展信息技术应用,为信息资本的扩张提供更大更好的空间,进而实现经济高“gao”速发展,创造更多的财富,促进人均财富增长更快,我们会成为世界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许善达:我来介绍一下我们研究院最近的研究成果。最近一个时期,全世界的经济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的经济形势在全球化的变化当中,也发生了很多变化。研究院的专家们对此进行了讨论,我们对最近一个时期全球经济变化得出『chu』新的结论,这个是要从工业革命开始,应该说从工业革命开始以后,最主要的变革,生产力的提高,就是由化石能源替代了人力和畜力,先是发明了蒸汽机,后来又发明了燃油机,然后又发明了电动机,这些机械的发明改变了我们生产力的动力系统,随着动力系统改变,生产的效率就大幅度的提高了。这个时候就出现了工业资本,工业资本和劳动之间就产生 sheng[了跟工业革命之前不同的新型的生产关系。这种生产关系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它大幅度地提高了生产力,我们历史学家们都公认工业革命以后的几百年,创造社会的财富超过了人类几千年创造财富的总和。这个是生产力提高的重要特征,就是全社会的社会财富急剧的增长。

,

欧博手机版www.aLLbetgame.us)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第二个问题,工业资本和劳动之间,就产生了跟工业革命以前不一样的生产关系。资本是稀缺的,劳动是供过于求的。所以在市场经济里,资本获得的红利要远远地大于劳动,这个是市场经济基本的特点,因为每〖mei〗个生产要素都是按照它对社会财富创造的贡献来分配的,而资本这么稀缺,劳「lao」动供给这么供过于求,当然资本获得的红利要远远地大于劳动。这个最经典的分析就是马克思的资本论,它里边专门讲到了剩余价值都被工业资本获得,这种矛盾一直在延续着,其中马克思也提到了金融资本,但在马克思那个时代,也就是19世纪金融资本是附属于工业资本的,按照马克思的《资本论》分析,是工业资本获得的剩余价值,分出一部分给金融资本,当时工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关系,工业资本是主导的,金融资本是附属的。但随着发展,金融资本的作用在增加,就像马克思讲的,如果没有股市的话,没有股票的话,我们现在可能还没有火车坐,也就是靠工业资本自身的积累,它的积累速度是有限的,只有通过金融资本才能够更大的积累工业资本的总量,来提高生产率。

  虽然在19世纪,金融资本已经出现了这样不可由工业资本替代的作用,但是真正的金融资本来主导工业资本的变化,还是发生在20世纪。发生在20世纪主要是在二战以后,美国布林顿森林体系建立了黄金美元的关系,35美元/盎司黄金,其他货币跟美元挂钩,它通过固定的黄金美元的比价,美国人把美元借给当时的欧洲西欧那些国家,当他们要还的时候,他们只有用黄金来还,一盎司黄金只能还掉35美元,实际上市场的价格已经到36、37、38、39、40,但是这个差价就被美国人获得。当西欧国家他们开始对美贸易产生顺差的时候,他们要用35美元/盎司黄金买回他们过去支付给美国的黄“huang”金,这时候美国就变了,美国就废除了黄金美元。

  在尼克松时期,他们就把黄金美元改变为石油美元,这样它就没有黄金固定比价关系,通过石油美元,全世界所有的经济体,主要的经济体,你可以不买别的东西,但是你不买石油,你这个经济是不行的。所以谁要买石油,必须先有美元,而这个美元要把你的货物,把你的服务送到美国去,美国才能给你(ni)美元,你有这个美元买石油,你要不把财富送到美国去,你拿不到美元,你就没有石油可用。通过这个,美国又获得了巨额的美元铸币税,各国的外汇储备,美元最多的时候占90%多,后来欧元出现以后,仍然占60%多,占2/3左右。而这些外汇储备都是把自己的实体的财富送到美国,美国给你纸币,这个纸币还要存到美国,买美国的国债,而美国国债它的利率只是零点几,石油美元体系也使美国获得了巨额的铸币税。

  后来,美元的形式又发生变化,金融衍生产品美元,它通过美国住宅的分期付款,打包做成各种衍生产品,卖到美国的境外,这些衍生产品杠杆率最高的时候达到60%多,等到2008年泡沫破裂了,杠杆率回到10%多一点,这时的差价就是美国人获得,你用60%的杠杆率的价钱去买美国的衍生产品,现在只 zhi[剩10%多,包{bao}括中国在内也买了一些美国的衍生产品,而这些造成的亏损就是美国的盈利。所以金融衍生产品也是美元的变种,就和黄金美元、石油美元一样,仍然是美元体系的获得铸币税的一种形式。

   这个时代,金融资本就主导了全世界的资本,主导了工业资本,华尔街成为美国所有大的金融公司的集中地,这个就代表了金融资本对全世界资本的控制,这个时候,实体资本你就要依靠金融资本,你才能够在经济中间去运行。去赚钱,光靠自己的实体资本所能分到的红利已经是缩小到很小了。这个时代又产生了新的变化,20世纪二战以后,在50年代,美国就开始了新的技术进步,就是用芯片,用半导体来替代电子管,在二战期间,美国搞原子弹,苏联搞原子弹,都是靠着电子管计算机,但是美国在50年代就开始用半导体,用锗,用硅,做出半导体的二极管、三极管,到70年代全世界第一块芯片就出现了,70年代出现芯片以后,围绕着芯片,软件包括操作系统等等一系列跟芯片相关联的信息技术都获得了高速的发展,由芯片产生的制成品电脑,各种的电子器件,就产生了新的、可以说是爆发的局面。

   而美国的生产力水平由于「yu」半导体技术突破,由于信息技术的突破,它在效率上,就远远地高于当时世界上跟它一样的强国。到80年代,日本的汽车,日本的电视机,洗衣机,冰箱,这种家用电器都把美国这种公司冲得一塌糊涂,美国的市场被日本这些商品都占领很大份额,但是到了80年代,由于日本当时还没有进入信息技术这个水平上,所以美国人很快地就通过更高效率的生产力水平,就把日本给打败了。所以日本就屈服在美国主导的全球化的体系之中。

  同时前苏联和美国争霸,但是苏联的半导体技术发展的非常缓慢,比美国要差了很多,所以他们经济成本就很多,美国跟苏联竞争,比如竞争飞机 ji[,竞争导弹,竞争航空母舰,美国的效率高,成本低,苏联的效率低,成本高,所以很快就把苏联拖垮了,所以苏联的解体从 cong[生产力的角度就是与美国的信息技术的发展差距过大,是在生产力角度摧毁苏联的重要的一个手段。美国人下了大力气,发展信息技术。所以你看看到现在为止,在美国的大公司里,过去做汽车的,卖石油的,这都是大公司,后来很快就被金融公司替代了,现在再看一看,美国的大公司主要都是信息公司,你说英特尔、微软、苹果、IBM、facebook等等,现在是信息技术公司占据了美国最大的公司前几名,这个变化说明世界经济发展的趋势,一个规律,我们认为原来是工业资本通过和劳动组合创造财富,工业资本多获得财富的份额,给劳动很少的份额。后来金融资本主导,他所获得的份额超过工业资本,工业资本要服从金融资本,要在金融资本的【de】主导下,工业资本才能去跟劳动组合,去创造财富。

   现在进入第三个时期就是信息技术已经开始演化成信息资本,而且现在来看,最典型的除了刚才我说的美国那几个公司以外,目前最典型的是美国的马斯克的公司,马斯克创办的特斯拉,通过原创的信息技术,一个公司的股市价值已经到了上万亿美元了。我们很多公司要想做到上万亿人民币,都要花很多年,而且有些上万亿公司还是靠的国有资源,比如说我们的银行、中石油、中石化等等,那是靠国有资源才能够到了万亿的档次。特斯拉就是靠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它对信息资本、市场的估值比它帐面价值要高很多倍,它现在已经主导了金融资本和工业资本。这个我认为可以说是历史发展的里程碑,在工业资本、金融资本之后,现在信息资本已经进入了主导的位置。这一点,我认为现在应该说形成共识,最近美国的总统要亲自抓芯片,不但要设计,还要生产,从原料到配套的各种软基建,围绕芯片专门成立一个工作班子来研究美国在芯片上怎么发展,包括日本等等,信息领域已经得到发达国家最高层的决策者对这事的重视。

   我想我们中国也经历了很长的过程,我们现在信息资本也不能小看,比如说大家知道国内的互联网企业,虽然他们发展的时间很短,但他们发展速度非常快,他们在资产增值上的“de”发展速度,已经超过了我们很多原来的工业资本,包括原来的金融资本,这个发展的速度原来是很少有人能够预见到的,而这种我们还要冷静判断,我们这些信息资本他们所掌握的技术还不是原创技术,他们还是在美国很多原创技术的基础上开发出来的新的技术,但是不是原创技术,有一部分原创技术,但这部分原创技术还不能够主导。我们在信息技术和信息资本这些领域,我们和美国之间仍然存在着非常大的差距,我们要说原创技术发展比较好的像华为,但华为也不是说我所有的技术都是原创,它还有‘you’一些要依赖于美国。所以美国的制裁就能够使华为它的5G在海外都被封杀了,它没有办法。美国限制供应它的手机、芯片,这样它的手机业务也比原来缩小,也就是它完全自主的原创的技术还不能够在全世界打遍天下无敌手。

   我们国家信息技术这几年应该说有很大的进步,信息资本也有很大的扩张,这些都是我们国家应该说很好的形势,但是我们要非常冷静地看到我们的原创的信息技术以及原创信息技术所形成的信息资本,与美国相比还是有很多的差距。这一点我们要非常清醒冷静地来判断,因此我们国家还要下大力气,要鼓励『li』信息技术的发展,这里不光是有纯粹的科研单位,还得有企业,还得有社会的力量,要综合地把这种资源整合起来,要给信【xin】息技术的提升,给信息资本的扩张,要提供很好的空间。

   中国经济要是真正的赶上美国或者说超过美国,我看信息‘xi’技术是个标志,如果在信息技术没有超过美国之前,我们还是不要轻言我们已经超过美国了。所以我们现在研究的是把握住这样人类生产力发展规律,在这个规律下,中国怎么能调整中国的经济发展战略,能够使我们跟上发展的浪潮,我们不要被别人甩在后头,这一点不要小看,很不容易,无论是 *** ,无论是企业,还是一些社会,对于这个判断,对于整个发展,是很容易出现误判的。比如说咱们举个例子,原来柯达公司是照相机的权威公司,后来他们自己发明了数码相机,其实数码相机很重要的就是引用了信息技术,但是他们公司的判断说数码相机不是方向,还是胶片相机是方向,还是讲光学的问题『ti』是方向,结果数码相机的发展就一下子把胶片相机,除了现在很多专【zhuan】业的胶片相机以外,一般的使用全是数码相机,而且现在用手机了,连专门的相机都很少用了,因为手机它所安装的照相系统,它的质量,它的效率也比一般的相机要好了。这就反映出信息技术判断如果失误了,你就会错过一个发展的重要的机会,可能你就被淘汰。

   我想我们国家现在对于信息技术应该投入更多的研究,要把握住信息技术发展的方向,看看哪些要向原创技术发展,哪些要向技术的应用领域发展,哪些要改变我们的社会经济结构来适应信息技术的应用,来适应信息资本的扩张。这里边我们需要做的工作还是很多的,我认为现在是个时机,这个时机我们一定不要错过,无论是 *** 的部门,还是企业界,还是社会研究部门,都应该花一点资源,要把这个把握住了,判断好了,我们一定不要像日本和前苏联那「na」样,在美国当年发展信息技术的时候,他们忽略了这点,等到明白的时候,差距已经大了,很难弥补了。我们现在应该说在全球具备比较有力的竞争地位,但对于这个竞争,美国会加大力度来封锁我们,遏制我们的发展。所以我们更要研究在美国信息资本主导的全球化的格局里,我们中国怎么样提升信息技术,怎么样发展我们原创的信息技术,扩展信息技术应用,为信息资本的扩张提供更大,更好的空间。我想只有这样做,我们才能实现高速的发展,创造财富更多,能够使人均财富增长更快,将来在某一个时间段,我们会成为世界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